加入收藏在线咨询联系我们
位置:首页 > 我与网球

你配打网球吗?谁是中国网球消费的主力

作者:网伴终生时间:2011-01-12 11:08:33浏览:

前天被几个年长的老乡叫去喝酒,地点在富力城附近,我以为繁华的CBD应该都是不错的饭店,没想到是一个平房,只有几张小桌子的烤肉店,就是烤神马大腰子啊、五花肉啊、鸡翅膀啊这类东西的店。主要问题是没有卫生间,这对于以喝酒为目的的几个中年老男人加我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来说是一个大问题。不过好处是便宜,几个在北京打工的人,这种地方无疑是小聚的最佳场所。

 
连干几杯之后,我就开始想走肾,问老板卫生间哪里有,他说在房子后面的居民区里。我就顺着他指的路一直走,其实很好找,因为即使是零下10度的天气也无法掩盖这种公共大茅房的味道。大学毕业两年以后就再也没有上过这种厕所——半露天的,两个蹲坑,一个小便池,到处是不自觉的人洒在外面的尿渍,还好没结冰。墙上喷着和贴着各类小广告,有文凭有发票有治性病还有解决同性、异性性需求的。男厕和女厕之间的墙上有一个洞,吊着一盏24小时通电的白炽灯。刚一进去,厕所的有两个男人在那蹲着。我解开裤链掏鸡鸡,半天找不到,我想这一定是热胀冷缩的原理吧,它平时可不是这个状态的。排泄的过程中,不时听到男人发力的声音和隔壁女人聊天的声音,貌似在说过年回家的火车票买不到。
 
此时我仰望天空,因为低着头味道实在太大了,辣眼睛和鼻子。可是一颗星星都看不到,除了被汽车尾气污染的浑浊暗夜,还依稀看到三环内的几幢标志性建筑,如此雄伟,它们和央视大裤衩遥相辉映着,证明着这个国家的牛逼程度。此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什么样的人才配打网球呢?其实更好的说法是,什么人才能舒舒服服的打网球呢?
 
在北京,我常接触的打网球的人,百分之九十是大款和权贵,剩下的百分之十是从事与网球相关工作的人或是学生。就拿我经常打球的几个室内球馆来说,会员年费通常在8000到12000,在白交这个钱的基础上,才能享受会员价的待遇,通常黄金时间也要至少要100块一小时,如果不办卡最便宜的要300。如果是储值卡,5000的合160一小时,还是非黄金时间。教练费现在最低也要150一小时了。这样算下来,按照每周打两个小时网球,仅场地所花费的钱也抵上一个工薪阶层的月工资。二三线城市场地少,想打上球更不容易,也没人教,因此网球普及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有些人会说,你不会别再室内打啊。零下10度你在室外打吗,所以别较这个劲,况且室外也不便宜。
 
打球的人都知道,手感要好,体力也要好,精力也要好。要是你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挤地铁坐公交去打球,到了地儿估计也没劲儿打了。因此,必须得有自己的车,没有车的,也得有人接送才行。打车的话得看时间段和地理位置,很有可能等的时间比公交车都长。
 
网球其实是一项特装逼的运动,你自己不拿着一把好的拍子,不穿着网球鞋,不背着专业拍包去球场,自己都不好意思,因为别人看你的眼神会是异样的,就这个氛围。它不像足球场,你穿双平底田径飞跃鞋,穿条老绒裤,别人都会觉得你是老炮儿,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因此我就觉得吧,在北京要是没有点儿钱,没有点权,趁早别碰网球,总之就是不爽。打个球,还得想我今天要穿什么,打累了还不能休息,捡球都得跑着捡,时间就是钱啊。这样怎么能痛快了。
 
想完这些,我释怀了。为我能整天打网球感到幸福。伴随着哆嗦那么几下,尿也洒完了。这一泡尿真够长的,我用尿柱在墙上画下的心电图逐渐模糊。提上裤链,在瑟瑟的寒风中,我返回烤肉店,用我那没洗过的手继续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那晚,我又喝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