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在线咨询联系我们
位置:首页 > 我与网球

打网球吧——记念我的7年网球生涯

作者:何必同志何必呢时间:2010-07-13 22:03:06浏览:

开始打网球完全是一个意外。1999年的时候——那时候,天似乎比现在蓝,人似乎也比现在稍微简单,而我的工作特别忙——突然想重拾中学时曾经引以为骄傲的乒乓球,一是为了调剂生活节奏,当然也是为了强身健体,便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向在座的死党发出了倡议,得到热烈响应。
  出于好心语重心长的一席话改变了历史:还是打网球吧!比如约女孩出来玩,要是说‘我们去打乒乓球’,多半人家会嫌你太土,但如果说‘周六一起去打网球吧!’,对方估计就会感兴趣——怎么说呢?这运动时尚啊!有面子啊!
  于是虽然当时大伙没一个会玩网球的,还是兴致勃勃地做出了决定:本周六,开打!地点选在了北京东三环的中央工艺美院,现在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地方,那里有两块网球场,这是从大约一年前我和出于好心从济南回北京的火车上强行认识的一个美女那儿知道的,该美女叫陈昭,山东潍坊人,当时还在该校上学,后来毕业前拿过一个似乎很有名的兄弟杯大奖,被选中赴英国留学,去年回国一趟,可惜我太忙,没来得及见面她就回加拿大了。反正我们都认为她将来会是一个出色的艺术家。
  我的第一块网球拍是在王府井利生买的,300块钱的wilson,颇符合当时的球艺。很好用,呵呵。
  我们根本就没经过和墙打的过程,直接就上场了,第一天,好心、42、753,以及我,就我们4个人,折腾了3小时,虽然捡球的时间比打球的还要多,虽然到最后打出的球还是在高空飞来飞去,心情照样异常痛快。
  美女陈昭带着我们冒充学生,所以没花场地钱,打完自然该请美女吃饭,酒足饭饱之余,大家一致认为:这里场地不错,而我们每个人都很有天分,打得好,打得好啊!
  大约一个月后就赶上了5月9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攻击我驻南联盟大使馆的消息我们是在球场上得知的,本着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情怀,我们把球当北约来狠狠的打,居然成功实现了技术的突破——偶尔可以控制球的飞行线路了!之后呼朋引伴,当晚赴赛特后面的一家小饭馆声讨异端暴行,并拒喝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可惜饭馆并未备有非常可乐,这让我们非常不可乐,便只好狂招呼燕京啤酒,最后一干人等大醉而归。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这个秘密就是,我们4人对网球的理解有了质的飞跃:这球,应该是努力让对手捡的,而不是自己去捡。自然水平也大幅提高。同时革命队伍日益壮大,王毅加入进来了,韩老师加入进来了,当然午饭的加入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他上网型的打法极大的丰富了我们的想象力。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做伴好打球!每一个英雄的背后,必然都有一群美人。于是朱迪加入进来了,香浓加入进来了,刘飞加入进来了,王星加入进来了,陶然被加入进来了……
  人丁兴旺之后,美院的小庙不再容得下我等大菩萨,加之看场子的老谭同志势利小人的嘴脸令人作呕,我们开始转战北大、广院,这俩学校,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文化迥然不同,中体西用,则其乐无穷。
  抛弃美院毫无疑问需要壮士断腕的智慧和勇气。该校球场紧挨着浴室,每周六是女生洗澡的日子。美院自古以来便以美女如云享誉京城,而我等,在成群结队的如花容颜湿漉漉的秀发及芬芳旁边挥汗如雨,每每油然升起唐明皇同志当年的豪迈,那种民族自豪感,不亲历又如何感动?
  好在广院照样美女如云,只是澡堂离球场太远,即使泰格·伍兹来了,恐怕也很难把球打到那边去,更何况我等凡夫俗子?而广院的球场,设计极其不合理,纵深太小,打起来很不爽。恰在此时,753在附近不远处买楼,小区里有两块风韵犹存的球场,大部队从此转战京通新城。
  那两年是我们水平突飞猛进的黄金时期,天赋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无外乎一周至少两次、一次最少3小时的时间保证,这也充分印证了忘了是爱迪生还是爱因斯坦同志的论断:所谓天才,不过是99%的勤奋,加上1%的灵感!
  水平提高的同时,球拍自然也要更新换代。这次是HEAD的小头拍,这个牌子这种型号更适合我攻击型的打法。此期间我有了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个学生,她叫月洁,但不是做财务的,其时是《精品购物指南》的著名记者。其天使容颜魔鬼身材,秀外慧中倾国倾城,绝对堪称“祸水级”美女。(注:“祸水级”美女属于原创词汇,如需引用,务必注明出处,千万不要犯花儿乐队那样愚蠢的错误。)
  在我的调教下,月洁进步相当神速,很快就超越了其他女生,成为仅次于朱迪的女二号,相当于现在克里斯特尔斯的位置。我需要强调,朱迪那会儿早已嫁给了她的启蒙教练出于好心,而月洁至今没嫁给我,所以她只能成为女二号,从网球的角度看,并不能说明好心就比我强。
  再后来好心买楼,物业声称规划了两块网球场,于是刘飞、午饭、753和我纷纷跟进,从此住在了一个楼里。后来物业公然违反协议,只提供了一块球场,盛怒之下,我们团结如一人,集体拒交物业费,四年如一日,互相勉励行百里者半九十。
  在一次莫名其妙的KTV聚会中,在唐人街举杯高歌之余我们认识了大腕级摄影师文冰,他居然和我们住在一个楼,不由分说便给拉进了队伍。这厮相当有天分,很快就超越了42、王毅之流,一举坐上了第五把交椅——巧合的是,他长得还真有点像柳比希奇。今天凌晨4点,我目睹了CCTV5直播的纳斯达克100大师赛半决赛,老柳戏耍纳尔班迪安之战,此役过后,老柳就要荣登ATP排名第五位。
  当然还是现场更有感觉。2004年首届中网,好心当时在广告界呼风唤雨,搞几张VIP球票就跟饭岛爱习惯性高潮一样轻而易举。于是我们俩天天泡在光彩网球中心,看得天昏地暗,不亦乐乎。有一场斯里查潘和涅米宁(也可能是别人,记不太清了)的比赛,斯里查潘的父亲和妹妹和我们在一个包厢,就坐在我们旁边不到2米远的地方,我为好心和老先生留下了合影,老先生真是和蔼可亲啊!但凭良心说,斯妹妹却算不上漂亮,这很遗憾。
  好心运气极好,抢到了另一场比赛纳尔班迪安打上看台庆祝胜利的比赛用球,每场比赛,只有这一个球是可供观众收藏的,所以,弥足珍贵!我作证,中网比赛用球比我们平时用的确实要好一些;我还作证,莎拉波娃比电视里还要漂亮!
  遗憾的是半决赛、决赛的时候我去了沈阳出差,每天吃吃喝喝的,连电视转播都看不了。但是决赛那天,我在沈阳体育学院附近的花园饭店打了一场球。首先,那里的球场实在是好;其次,我把陪打的朋友、及酒店平时打球的厨师、保安等清一色打了个稀里哗啦,爽!
  最有意思的一次交手发生在网上,和张奔斗在msn上切磋球艺。张被公认为中国第一网球记者,我觉得他当得起这个美誉。其时他在美国某个大学写毕业论文,我在网上下围棋,写累了下累了我们就网上谈兵。我说我渴望发球上网,苦于发球不好无法实现理想,他说他也是;我说我在底线呆不长,总有进攻的冲动,他说他也是;我说我反手不错,他说他正手很好;我说我能连续打2小时,他说他半小时就得休息;我趁势说我身轻如燕,移动迅猛,如休伊特般什么球都能救回来,他遂自叹不如,说自己胖了点,跑不动,于是我们最后达成一个共识,我应该比他强一点点。因为那天恰好是9月2号,所以该共识也叫做九二共识。
  老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当年在南京的时候,就隔三差五的背着网球包全国各地的找朋友打球,一次跑长沙找到不相信真如传说中厉害的瞿优远(体坛周报社长,人称老大),结果被打了个0:6,落荒而逃。
  我在体坛周报断断续续的呆过一些日子,于是老张问,你和老大打过吗?输了多少?我骄傲的回答:他约过我几次,我不跟他打,不给他糟蹋我的机会!
  当年在长沙躲非典的时候,我和老大打过一局羽毛球,水平还算过得去的我,居然被修理了个0:15,我靠!老张也说,我靠!他羽毛球也那么生猛?
  老张随后就回国了,就职体坛周报,他来的时候,我刚好彻底辞职,游山玩水去了。等我回来,他却被派常驻上海,所以我们至今仍无缘一见。如果老张能看到这篇文字,别忘了你老还欠我老一个饭局!
  该交代一下前面列到的那些朋友了,女士优先:
  朱迪,相貌酷似辛吉斯,球打得也很优雅,且体力好得令人发指。自从嫁给好心之后,两人就过着童话般的幸福生活。现在淘宝上经营一家时尚小店,生意做得如火如荼;
  月洁,为了爱情而不是为了我,跑上海去了,最初在《青年报》,现下落不明;
  刘飞,球打得很不好,但穿上网球裙煞是迷人。早结婚了,老公完全配不上她。但是,她老爸乒乓球很有功底,我们都不是对手;
  陶然,其实很有点天才球员的苗头,可惜严重缺乏自信。当初号称北京猎头界首席美女,这种人的下场无一例外:去美国了;
  香浓,香浓是个好同志,二外毕业,嫁了个美国中医,住在迈阿密,纳斯达克大师赛正在那里激战。在那儿呆了3年后去年底回国探亲,问我等:“我想再学学英语,在北京学好还是上海学好?”满座皆晕倒;
  王星,名门之后,会无数外语,足以给八国联军当翻译。现居巴黎,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但从未去过罗兰加洛斯;
  陈昭,球打得很一般,但竟然算我们的启蒙教练。我总感觉,我们正在彻底失去她;
  出于好心,我们的最高精神领袖,全世界最可爱的人。球技高超,技术全面但特点不鲜明,酷似纳尔班迪安,和午饭、753、我并称四大天王。现管理并经营一家科技公司,祝他大获成功!
  753,球风凶猛,有点罗迪克的感觉。现为《嘉人》杂志首席编辑。个人认为《嘉人》是国内最好看的女性时尚杂志,如果没有753,它很可能就不是。当然有了753,我也不爱看这个杂志;
  午饭,我们的桑普拉斯,一直以来都在qq做各种各样的事情;
  韩老师,基本不会打球,但会做许多其它事。高晓松找韩寒的茬,最近我们的韩老师也找了高晓松的茬;
  王毅,天分一般,好在勤能补拙,网球水平还过得去吧!现主编《北京青年周刊》,那个杂志我至少2年没看过了,但既然王老师主编,想来应该很好看;
  42,身体条件太好了,常能打出出神入化的球,但基本功不扎实。去年夏天,作为成都唱区评委,在第一线超女,见证了李宇春等人从麻雀变凤凰的最初阶段,却荒废了球艺。42不是玉米,自称盒饭加蜂蜜,何洁我不喜欢,腰太粗;冯家妹我没见过,据说是老男人的共同偶像,据说家里还有家火锅店,我是老男人,尤其爱火锅,所以打球打累了,我们会聊聊冯家妹。
  
  ——7周年了,不容易啊!如果是婚姻,就该痒了!以此纪念吧!
 

电话:13888888888
联系人:王经理
Q Q:123456789
邮箱:admin@qq.com
地址:中国XX省XX市XX路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