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在线咨询联系我们会员中心
位置:首页 > 技术分享

感觉论一小时教会你打网球 第十章 结束语

作者:时间:2011-07-31 17:37:19浏览:

第十章   结束语

感觉论是网球教学中具有普遍意义的基本规律,是客观存在的,不是某些人的发明创造,只是探索者在大量观察、实践的基础上,经过归纳、概括而得出的,既能指导实践,又必须经受实践的检验。

网球网博客《一小时学会打网球》http://blog.tennis.com.cn/vip/detian/ 是感觉论探索者的根据地,2000多篇博文搜罗了三年多来网球教学原理新旧观念交锋的详尽资料,记录了从简单幼稚的简易法转化成完整成熟的感觉论的渐进过程,这个过程由广大积极参与讨论的网友共同完成,真理只有在各种观点自由充分表达下才璀璨,反对观点和支持观点都是科学探索的重要组成部分。本课程是2000多篇博文的精选版,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登入网球网博客浏览,那里还有很多有趣和有用的资料。

希望本课程有机会做网球专项大专院校的教材课本,所以书名选了《网球教学原理》,张文悦老师的建议也有道理,副题就选“感觉论一小时教会你打网球”。

高水平的教练都熟悉感觉论的网球教学原理,中外莫不如是,蒋宏伟总教练一直支持我推广简易法,感谢他在百忙中为本书写序。蒋总的赞赏我受之有愧,承蒙鼓励,我必将朝此方向继续努力。

《网球》杂志吴昊主编是网球教学理念思想交锋的推动者,他写的《老李的网球生活》用风趣生动的文笔叙说了简易法的成长过程,经他同意把这篇散文拿来做我第一本新书的压轴篇。

李德添 2010/7/19初稿于悉尼

附《2009-05-08 16:19李德添的网球生活,作者:吴昊》

(转自网球网博客http://blog.tennis.com.cn/vip/wuhao/200905/11289.html

我比较感兴趣的网球话题是,一个人是如何被网球所影响的,网球是怎样插手到一个人的生活当中,或者是一个人的性格特点是如何通过网球来体现的,或者网球事件所表现的人生百态。至于网球打的怎么样,教的怎么样,谁傻B谁牛B,谁又把谁灭了,这些也关心,但不如上述那些更让我来劲。其实,在《网球》杂志当中,很大一部分篇幅就是写这个的。

村上春树最近有本书叫《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这本书搁在我桌子上有些日子了,但直到现在,我还只看了前言,前言中他引用了毛姆的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学。意思是说,任何一个举动,无论大小,只要日日坚持,就会产生某种观念,或者说一定有类似某种观念的东西来支撑你每天都坚持做一些事情。


《老李的网球生活》(刊于《网球》2009年5月号)


广东人无论见了谁都是用老板来称呼,不管对方是真老板还是假老板。老李是真的老板,具体有什么产业,一般人搞的不是很清楚,但他在江门有几百亩的土地,是很多人见过的,老李在这几百亩土地上盖了十几片网球场,有室外的,也有带棚的,下雨也能打。这么多球场也就占这几百亩地的十分之一,其余还半荒着,之所以说半荒着,是因为老李种了很多树,当年光买树苗钱就花了一百多万。

老李是真老板不是说他有钱有地,而是说他有钱有地之外,还有大量的空闲时间。那些整天忙来忙去、电话不断的,其实都不是真正的老板,不管挣多少钱都还是打工仔。

以前老李白天基本就是自己打球,请各种教练教他,老李热情虽然很高,但他体育方面的资质差一些,学每样都比别人慢,几年下来,老李总算学会了,但看着还行,经不起推敲。

老李话少,爱琢磨事。离网球场不远,有个小湖,在两个小山坡之间,小湖原来是条溪水,老李修了个小水坝,拦住了溪水,慢慢地就成了湖,湖是雨水积成的,广东雨水多,常年积雨,小湖的深度竟也有4、5米深。老李在湖边建了一个露台,他不打球的时候,有时在湖里游泳,游完了,就上露台上坐着,面对着湖水琢磨事,那个时候,老李琢磨学球的事,云淡风清的,一坐就是半天。

老李常说的一句话是,学网球不应该这么难。到底怎样学才能更简单一些?这是老李每天琢磨的事情。终于有一天老李琢磨出了简易法,老李的简易法很简单,就是一上来就碰球、对打,不做空挥拍的练习,也不摆动作。从近网的小场地开始对打,慢慢地拉大距离。老李琢磨出简易法很兴奋,他的第一批教学实验品就是他的亲戚朋友,包括老李的夫人、妹妹等。果然,老李的方法很快让这些人能打了起来,这些人的运动基础都很差,如果被一般教练教那就相当于废品。

从这个时候开始,老李的兴趣就不再是打网球了,教网球就成了老李每天必做的事情。平常有人在场里打球,老李就在旁边看,看完了,觉着不满意,不管认识不认识,就走上去免费教球。现在管理球场的老黄就是这么认识的。老李对他的简易法很自信,而且不是一般的自信,他觉得简易法几乎有点石成金的功效,教的时候,如果旁边有会打的忍不住也想说几句,老李就不太高兴,“你别说,我来教。”一来二去,老李成了球场的教练,比专职的教练还敬业,附近的球迷都认识他。现在老李教球有瘾,他碰到刚学网球的或是不会打网球的,心就痒痒,像老虎看见了猎物,根本不管你是瘦是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照单全收。如果一群人来打球,老李首先就问,有没有不会打的?如果这群人里没有不会打,老李就很失落,如果有不会打的,而他没有教成,他更难受。

大约是前年,老李开始有点烦,烦的原因是老李在网球网开了博客宣传他的简易法,其实,也不是因为开了博客宣传简易法,而是因为他的标题起的太吓人,叫一个小时学会打网球,而且文章里口口声声要和传统的教学宣战,这就让很多人的不高兴,大家基本都是这么教嘛,干吗把别人说的一无是处。

老李不爱说话,爱琢磨爱写,也不管别人受得了受不了,他的博客一天一更新,有时一天更新好几次,不管写什么最后他都要批驳通用的网球教学方法,他觉得网球在中国发展慢的罪魁祸首就是传统的教学方法。于是就有很多人反过来批驳他,骗子、小丑,白痴,说什么的都有,刚开始,老李受不了别人骂脏话,想不通了,就去湖里游泳,游完了,上岸开始琢磨,琢磨一白天,晚上回家接着写博客反驳骂他的那些人。博客发表,第二天就又能收到很多骂他的话,老李看完还是跑到湖边去琢磨,然后晚上接着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