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在线咨询联系我们会员中心
位置:首页 > 网球百科

出了李娜的武汉,网球市场如何?

作者:时间:2011-07-31 16:40:19浏览:

 湖北、武汉都是中国的网球重地。武汉的一组解放前老照片上,一位漂亮的小姑娘拿着网球拍的靓照,记录了网球在武汉的历史。在国际赛事上,李娜、朱本强、李婷等诸多湖北籍选手频频露脸夺冠,令武汉网球的专业水准不容置疑。“只要进了湖北队,离国家队还远吗?离国内一线选手水平还远吗?”曾经打入国内12强的武汉选手杨鲲鹏说。但是作为平时休闲健身的业余网球市场,远不及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在广州,到了双休要打球,一定要提前预约,在武汉基本不需要。”杨鲲鹏称,据不久前省网协公布的数据,武汉网球的参与人数有20万人,你要注意这个"参与"二字。本地网球市场可以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每100个人里,最多就七八个人在玩网球吧。”资深网球教练崔格格估算出的武汉的网球人数。作为国家的网球培养重地,武汉的业余网球市场就是一块洼地。

  小区配建网球场管理不善

  在汉阳赫山地区的碧水晴天小区,有一片网球场供业主休闲健身之用。

  这个小区建成有6年了。20日下午,记者在现场看到,球网残破,塑胶地面已经裂

  开,看上去似乎没怎么维护过。该小区物业管理人员说,网球场主要供

  业主享用“是周边地区唯一的网球场地”,平时一个小时15元,节假日20块钱一小时。面对“场地已经很破旧、为什么平时不保养一下”的疑惑,他无奈地说,这是当时开

  发商卖楼盘的一个卖点,交给物业时,特别叮嘱不准出租给外人来经营,但“以物业公司的

  经济实力,怎么可能去维护球场?”他说,平时有人要打球,到物业交了钱

  后,他们就去把球场的门打开“打球的人不多,主要是小区里有七八个人吧”。

  得知武汉有小区把网球场出租给外人经营管理,这位物业管理人员有些两眼放光,

  “如果可以外包,对我们来说不是坏事。”据有关资料显示,武汉市网球场地有

  1000多片,其中专营性的网球场,如网球俱乐部和会所场地有300多片;而非专营性的

  网球场,如单位、学校、社团、小区以及其他场所等场地有700多片,其中许多单位的网球场不对外;此外,八片球场以上的大型网球场所有25处。

  据了解,现在新建楼盘小区基本上都会配建一两片网球场地,作为增值服务卖给业

  主,但基本上多数是建成后交由物业管理,像金色雅园那样将场地外包给别人的很少。

  杨鲲鹏说,在北京,有家名叫皓朗的公司,专门进入各个小区网球场代理下来统一

  经营“不久前还吸引了几百万的风投进来”。在武汉,一个方面是开发商的理念问题,另一方面是网球市场还没完全开发出来,群体还有待进一步开发“我的公司也希望三年内和

  武汉有网球场的近半楼盘合作。”

  专业网球俱乐部保本经营

  汉口江滩三期网球场有7片场地。该俱乐部主管经营的小丁说,网球场赚钱基本上很难,除了发展会员,还会合作举行一些赛

  事“我们老板反正没亏”。据了解,该网球场是江滩三期配建项目。

  现任承包者是自己喜欢打球,承包了这个场地“承包费大约是一年20万元”,他有空随

  便打,也会陪一些领导和老板打。该俱乐部的驻场教练崔格格指着与他们

  老板正在一起打球的另三人说,这个是XX公司老总,那个是XX银行的行长,那一个是

  地产公司的老总……崔格格说,露天网球场“靠天吃饭”,通常

  是3、4、8、9、10这5个月是生意最好的时候,“像现在这么热的天,下午肯定是没人的,一

  般都是5点以后,他们下班了来打球,一旦遇到雨雪等极端天气,场地肯定是空着的。”

  小丁算了笔账,就算7片场地全满,按这里平均35块钱一小时,从下午4点到晚上9

  点共5个小时,一天营业额1000多元,但不可能总是满场,加上晚上打球要开灯,这涉及

  到电费,会员打完球洗澡,这也涉及到水费,还要请人做清洁、请教练等等的人工费。每

  隔一段时间要对场地进行维护保养,这都需要支出。所以说“我们老板只能说基本上没

  亏,又满足了他喜欢打网球的愿望。”崔格格说,她在后湖皇宫网球俱乐部当

  教练时,老板给她下任务拉客户“我很不习惯”。但反过来看,其实也是老板有经营压力,

  需要拓宽客户,才对她们有了“任务指标”。杨鲲鹏认为,满场是网球场能盈利的前

  提,但在武汉要满场基本上很难。“我在广州时,一场球价格是50~70元,北京是150~300元一场,上海是100元左右,不预约是肯定没位置的。另外,我当教练,一次是两三百元,

  而武汉的教练一小时三四十块钱,陪练费一大部分被网球场老板收去。”

  那么在北京、广州等地经营网球俱乐部是否盈利呢?

  据了解,北京目前是全国室内网球场馆最多的城市,但也仅三四十家,200多块场

  地。且这些网球馆通常都设在大型企业或高档酒店里,属配套设施。“拿水立方网球俱乐

  部来说,两块场地租金是一年100万,加上水电人工,大约共有140万。打球一小时收费

  260元,营业时间基本上是从下午5点到9点,周末从早上10点到晚上9点。即使两块

  场地的使用率达到100%,一年除去奥园管委会在这里承办各种活动的时间,我们的收入

  也只有90多万,加上酒水消费,勉强做到收支平衡就不错了。”水立方负责人说。

  网球场馆租赁投资者多

  如果单纯经营网球场馆,投入大且回报慢:且不说圈块地要钱要实力,没有几百上千万拿不下,就正常想法来说,政府怎么可能拿

  出一片地卖给投资者做网球场地这么奢侈?投资者怎么可能拿一大笔钱去做一项投入产

  出比极低的产业?据统计,建一个拥有两块场地的网球场

  需要一两千万的资金,平时每小时仅电费就五六百块,维护场地的费用也很高。但承包一

  块场地就便宜得多,一片场地下来大概就2万元左右吧。”杨鲲鹏说。

  据了解,武汉最早做合作经营的网球俱乐部是武汉永田网球俱乐部,是由湖北省体

  委与湖北永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合办的网球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成立于2000年初,有8片室内灯光网球场,但武汉像永田俱乐部这样的经营模式并不多。最近去那里打球的

  球友表示,这里交通便利,但硬件一般。说到交通,江滩三期的小丁也特别强调

  了地段,像武汉体育馆、新华路体育场那样的黄金位置,生意不好也难啊,我们这里地理

  位置相对偏僻、硬件设置也不是最好的场馆,自然条件就是一大卖点。”

  毕业于武汉体院的刘志华学网球出身,他从一名网球教练做到现在的拥有6片场地

  的网球场老板。刘志华当教练时,觉得每月工资两三千

  元没前途,便萌生自己经营场地的念头,租大场馆经营风险较大,当时有意识地寻找环

  境较好但经营不善的小场子。最后找到东湖鸟语林旁华能宾馆内的一个场子,交了1万

  元租金。等到2001年第一年合同到期时,只有他一个教练的俱乐部净利润两三万元。

  第二年,刘志华决定在梨园医院附近自建场地,他看中的是医院旁边的疗养人群。

  在那经营三年,每年的利润达5万元以上。他又看中了东湖山庄的一块地,四周被树环绕,

  是个天然氧吧,他以每年6万元的租金,又投入15万元在那里建了四个场子,并请了4位

  教练,每年纯收入近20万元。从刘志华这十年的经历也不难看出,他

  也是租地经营,加上自己本身是教练,所以营利不错。

  网球器材销量下降

  杨鲲鹏曾在世界第一网球品牌威尔胜(Wilson)的中国总代理做总经理特助两年。他说,网球器材销量近年并不好,甚至有些下降的趋势。

  “拿威尔胜和世界著名羽毛球品牌尤尼克斯(YONEXYY)相比,他们一年200亿销量,我们不到80亿。”杨鲲鹏说。据了解,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网球器材

  市场只有厦门有3家网球器材工厂,销售渠道也非常单一,都是国有体制占主导。全国

  的批发站点分为一级站、二级站和三级站,层

  层分销。网球拍销售面向的群体只有两个:网球专业队和领导干部。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东莞和深圳陆续开了新工厂。一些新的国产品牌进入人们视野。2000

  年起,中国网球器材市场又发生了一次新的革命,不论是最早的“石狮”,还是后来居上的“豪

  迈”都渐渐淡出了历史的舞台,越来越多的国际主流品牌开始涌现在中国市场上。

  2001~2007年是中国网球器材销售一个突飞猛进的年代,2007年,纯网球器材用品(不含服装和鞋子)和相关配件在中国的批发销售额大约是4亿元人民币,零售销售额差不多有8

  亿元人民币。但2007年至今,这个行业一直在走下坡路。

  “去年的销售额比预期相距甚远,许多竞争对手也出现严重下滑。其中原因很多。我们的主要消

  费群体是白领,而这几年白领们的生活怎样?薪水没怎么涨,投资股票,股市一路狂跌;买房,房

  价一路非理性暴涨,随之也带来了租房成本的上升。这些社会现象都是互相关联的,如同"蝴

  蝶效应",白领们可支配的钱少了,就不可能有更多的人来打球,就不可能有更高的频率打球。

  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杨鲲鹏说。

  链接

  青少年打球的多

  武汉市不同年龄段城市居民的网球消费,大体呈“中间大两头小“的分布状况。青少年参与网球活动的比例最高,达到45.18%;其次为中年人,其比例为41.25%;而儿童和老年人相对较少,分别占5.56%和8.04%。

  公务员打球的多

  武汉市网球消费者中,本科学历群体所占比例为35.21%,硕士及以上的群体占28.36%,大专学历群体占20.32%。进行网球消费的居民中以公务员、企事业单位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居前3位。

  近七成月收入过3000元

  武汉市网球消费者的收入普遍较高,有69.72%的人月收入在3000元以上,收入在1500~3000元之间的人占总人群的15.03%。在目前这种经济状况下,网球活动仍是一种较高消费的体育运动项目。

  重参与少观赏

  有47%的武汉市居民在网球活动上的消费主要是以实物型为主,即其花费主要是用来购买与网球运动项目有关的各类网球器材、网球服饰等。其次是参与型网球费,有42%的人把钱主要投入到租场地和请教练或陪练。而信息型和观赏型消费相对较低,参与人数分别是7%和4%。这说明武汉市网球消费者重参与、少观赏。

  打网球主要为强身健体

  武汉市网球消费的动机多样,主要是以强身健体、兴趣爱好、娱乐消遣、社会交往为主。其中强身健体占第一位,兴趣爱好占第二位,在娱乐消遣和社会交往方面分别占16.45%和1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