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在线咨询联系我们会员中心
位置:首页 > 网球百科

网坛历代名将之过渡球王—库里尔(考瑞尔)视频

作者:时间:2010-09-26 09:57:42浏览:

过渡球王
   ——库里尔(考瑞尔)


1993温网男单决赛考瑞尔vs桑普拉斯
  


  吉姆•库里尔在网球史上的地位是很特殊的。他是网坛战国时代的末代皇帝,与维兰德、贝克尔、埃德伯格堪称战国时代四大名将。另一方面,与其他三人的欧洲国籍相比,库里尔身为美国人,他的称王也使得世界网球霸权由欧洲再次转到美国,终结欧洲人对网坛长达八年的统治。与紧接而来的桑普拉斯时代密不可分。把库里尔和维兰德、贝克尔、埃德伯格并列,似乎欠妥。然而从网球运动发展历程本身来看,库里尔与他们三人一样,都是乱世的王者。更由于桑普拉斯帝国实在太过宏伟,因此从球员个人在网坛上所起的作用来说,库里尔可以说是一个过渡性的球王。
  库里尔生于1971年,小时候家里很穷,喜欢上了打网球,但又付不起昂贵的学费。库里尔老爸就把库里尔带到著名的尼克网球学校,对教练说,这孩子喜欢打球,但是交不起学费,让他试试,你如果满意就留下,不合心水就算了。结果库里尔被留了下来。也许库里尔更适合做一份平凡的工作,小时候的库里尔也并没有显现出多少打球的天赋。尼克学校的决定,却改变了他的一生,也从此改变了网坛的格局。奇迹就是在不经意间埋下伏笔。
  尼克网球学校是巨星的摇篮,库里尔进入学校的时候年纪很小,他的球伴里有桑普拉斯、阿加西、张德培。库里尔在学校里并没有显示出太多的聪明,他是练的最刻苦的一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他的生活里只有网球,不知疲倦的在球场上挥舞球拍。库里尔勤奋得令人感动,他与幼年时经常逃避练习跑去吸毒的老同学阿加西有天壤之别,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极端。也正是得益于在学校的勤学苦练,库里尔终于师成出山。尤其是他的正手斜线,被公认是有史以来的最佳。
  多年的苦练没有白费,库里尔一出道就受到关注。他与阿加西、桑普拉斯、张德培并称为“美国四大新星”。
  美国网球在八十年代初期曾经风光无限,麦肯罗时代的荣光更是黄金时代的颠峰。但是自从伦德尔独霸网坛,世界网坛重心已经转向欧洲。麦肯罗时代的好时光已经一去不返。当“四大新星”崛起时,美国人便给予厚望。当四个少年意气风发的在球场上挥洒青春,世界为之倾倒,他们肩上也承载了美国网球所有的希望。
  与其他三个新星比起来,库里尔可以说是最不吸引人目光的。不羁的天才阿加西一出道就成为最受欢迎的球员;少年张德培也在1989年成为最年轻的大满贯冠军,34年来为美国首夺法网;桑普拉斯也在1990年一鸣惊人,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美网男单冠军;库里尔犹如一头老牛,默默的耕耘。虽然在一系列赛事取得不错的战绩,但他从来就不是聚光灯下的焦点。
  然而出乎人们意料的,在四大新星里,正是这个不问世事,埋头打球的闷葫芦库里尔最先登上了世界第一的宝座。
  1991年的法国网球公开赛,库里尔费了一番工夫,打进了决赛。决赛的对手是幼年的球伴安德烈•阿加西。赛前人们普遍看好阿加西。阿加西超人一等的天才不说,其大赛经验也比库里尔强的多,多次进入大满贯决赛和四强,在大赛取得非常优异的成绩。就在1990年的时候,阿加西还连续拿了法网和美网两个亚军,这次卷土重来,吸取了上一年失败的教训,人们认为阿加西今年会更上一层楼。1991年的法网却是库里尔首次进入大满贯决赛。就连阿加西也批评库里尔打球没有天分,全是凭借着一股劲的努力在维持。然而这场比赛的最终结果却让人们大跌眼镜:勤奋战胜了天才。
  库里尔凭借这个法网冠军,大幅度增加了自己的积分,排名突飞猛进。这也是库里尔职业生涯第一个大满贯。而天才的阿加西只能接受失败的命运,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对库里尔都战绩不佳,也把他夺大满贯的时间推迟到了1992年。
  1991年的9月,库里尔再接再厉,打进美国公开赛的决赛。虽然最后败在瑞典名将埃德伯格拍下,但这一年库里尔的年终排名上升到了世界第二,为来年开了一个好头。
  1992年是库里尔职业生涯的高峰。在年初的澳大利亚公开赛上,他击败埃德伯格获得冠军。获胜后的库里尔跳进雅拉河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来对自己表示祝贺。没有过多久,2月份,库里尔就取代了埃德伯格,排名上升到了世界第一。
  库里尔的登顶,意义重大。首先,基本上终结了埃德伯格的统治,网球中心也由欧洲转向美国;其次,库里尔开启了一个新时代,是桑普拉斯时代的先声,从库里尔开始,美国球员开始了对世界网坛近10年的统治。
  紧接着在法国公开赛上,库里尔成功卫冕,进一步巩固了他的统治。在1992年年末,库里尔也替下了埃德伯格,成为新的年终世界第一。1992年是库里尔职业生涯的顶峰。在这一年里,库里尔打败了所有竞争对手,世界排名也基本上全年稳稳的排在榜首,这期间只有埃德伯格在夏季一度对他构成威胁,但也是有惊无险。虽然这一年库里尔没有创造什么经典战役,风头也被温网夺冠的阿加西抢去不少,但是毫无疑问,1992年是属于库里尔的。虽然只是昙花一现,却也美艳非常。
  到了1993年,库里尔仍然保持着非常搞的竞技水平,年初的澳大利亚公开赛上他再次击败埃德伯格,顺利卫冕。获胜的库里尔再次跳进雅拉河,欢天喜地的庆贺一番。
  澳网折桂,也为库里尔开了一个好头,但是他恐怕没有想到,这已经是他最后一次在大满贯捧杯。网坛风云变幻莫测,接下来事态的发展,扑灭了库里尔的火焰,也改变了整个世界网坛的进程。
  彼得•桑普拉斯发威了!
  在上一年年末排名世界第三的桑普拉斯已经日益成熟。而在1992年美网决赛负于埃德伯格更激起桑普拉斯雄雄的斗志。当桑普拉斯爆发,整个世界都要为之地震,没有人能够抵挡。
  在1993年初,桑普拉斯斩菜切瓜般赢下一系列赛事冠军,这其中包括印地安纳维尔斯公开赛和利普顿公开赛两项超九赛事。神奇地胜利使得桑普拉斯地排名一飞冲天,在当年的3月,替下库里尔成为新的世界第一。网球史上最漫长的桑普拉斯时代从此开始。
  仍然是顶尖高手的库里尔从未放弃努力,但是此时胜利的天平已经不再倾向于他。在当年的法网,他连续三年进入决赛,败在西班牙名将布鲁格拉拍下。紧接着在温布尔登公开赛上他也进入决赛,对阵新王者桑普拉斯。在温网进入决赛也使得库里尔成为1969年拉弗之后二十多年来在四大满贯均进入决赛的四个球员之一(其他三个是伦德尔、埃德伯格和阿加西)。库里尔热切的想要亲吻从来未获的温网奖杯,而桑普拉斯自从1990年美网夺冠之后一直未能在大满贯赛事中问鼎。“大满贯荒”也让他充满了胜利的热情。1992年温网半决赛输给伊万尼塞维奇,美网决赛输给埃德伯格,令桑普拉斯憋了一大口气。
  两位好友在温网中央大球场进行了一场恶战。然而此时的桑普拉斯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干净利落的击败库里尔,拿下职业生涯首座温网冠军。
  1993年的温网决赛是两人职业生涯的分水岭。对桑普拉斯来说,庞大的桑普拉斯帝国从此奠定厚实的基础,城墙坚不可摧,也开始了他在温布尔登近10年的垄断。而对于库里尔,此后逐渐的沦为三流球手,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进入大满贯决赛,世界排名也开始日薄西山,直到他退役,再也没有闪光点出现。
  客观的说,1993年库里尔表现还是非常突出的,连续进入三项大满贯决赛,并且夺得澳网冠军。但是,桑普拉斯的称王,再也没有给库里尔翻身的机会。毕竟,桑普拉斯实在是太强大了。桑普拉斯的存在,是其他球员莫大的悲哀。而库里尔就是桑普拉斯时代的第一个受害者。
  1993年之后,库里尔开始走下坡路。此时他的技术也显得落伍,太过于依赖正手,而动作的衔接和反手的漏洞被无情的放大,随着时代的进步与技术的更新,技术全面发展的球员越来越吃香,只凭借一手绝活就统治网坛的时代已经消失,库里尔在比赛中越来越被动。在场上再也难以找到昔日称霸一时的雄风,一次又一次的输球,终于打垮了库里尔的耐心和信心,再也找不到获胜的感觉。1998年库里尔宣布退役。他说,在比赛中再也找不到赢球的快乐和渴望。
  在战国四大名将中,库里尔是最后一个王者;而在美国四大新星中,他又是第一个球王。库里尔职业生涯获得26项单打冠军,其中4项大满贯,并且58周排名世界第一。与战国时代其他三位比起来,库里尔的成就是最小的;与几个同胞比起来,库里尔也远不如桑普拉斯和阿加西。但是库里尔也是幸运的,他在桑普拉斯之前就成为球王,至少比起后来始终生活在桑普拉斯阴影下的阿加西和张德培要好过那么一点。
  与战国其他三大名将一样,库里尔的王朝很短暂,但是他毕竟拥有属于自己一段完整的时光,虽短暂仍美好。他继承战国时代,同时又开启了一个新时代,作为一个过渡性的球王,库里尔在网球史上也理所当然的占有一席之地。
  当库里尔从世界第一的位置上退下来,仿佛轰的一声,群雄割据,烽火连天的战国时代彻底土崩瓦解!
  伟大的桑普拉斯王朝开始屹立在世界网坛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