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在线咨询联系我们会员中心
位置:首页 > 球酷风采

费德勒自传——追求完美

作者:时间:2011-06-06 16:39:43浏览:

费德勒自传——追求完美

作者的话  

       我是在2003年的温布尔登公开赛后决定写一本有关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的书的,他在那项赛事中成为瑞士的首位大满贯赛事男单冠军。现场报道温布尔登赛已超过20年的我,清楚地意识到这次胜利的重大意义。我向罗杰及其父母表达了我的想法,不过,他们当时认为罗杰的故事才刚刚揭开篇章,为一位22岁的年轻人撰写传记为时尚早。我不得不承认他们是对的——但仅仅几年过后,费德勒的历史地位就已牢牢确立——他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网球运动员中的一员,与比约恩·博格(Björn Borg)、皮特·桑普拉斯(Pete Sampras)、罗德·拉沃(Rod Laver)以及弗雷德·佩里(Fred Perry)这样的伟大名字比肩而立。

       这本书意在表明费德勒攀上巅峰的道路是多么漫长而艰难、是什么阻止了他以更快的速度发展他惊人的天赋、他是如何最终开掘出自己的潜能,以及他在这项竞争激烈的国际体育项目中的那些连胜记录是多么不可思议。该书同时描写了费德勒的成长环境,以及在他追寻完美的过程中那些意义重大的人物。这本书同时也可以用来说明,费德勒在职业生涯前路中所将面对的那些目标是多么难以超越——比如14座大满贯赛事冠军的历史纪录;事实上,这也正是各国媒体、球员以及专家们讨论的一个热点话题,而这绝非巧合。

       正如圣谚所说的那样,“本地姜不辣,本村无圣哲”。此话同样在费德勒身上应验,他作为运动员、网球大使以及道德楷模所体现出的天赋和取得的成就,似乎在瑞士国土之外得到了更高程度的认可。如果有一些读者能够因为这本书而意识到,无论他是作为一位运动员还是一个人,费德勒对于网球和体育界都是多么珍贵的神赐之物,那么这本书也就达到了初衷。

       当我阅读我收集来的众多资料、电子文档以及我过去十多年的采访笔记时,我禁不住一次又一次地想,罗杰·费德勒也许是世界上接受采访次数最多的运动员。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他没有被问过的问题,而费德勒总是以令人称道的耐心一遍遍地回答着所有的提问,他总是和我们这些媒体工作者们坦诚相见。一次又一次地,他给了我们这些瑞士记者更多的采访时间,即便他并不是非得这么做,即便他对所有的问题都已提供了答案。在这里,我想为他多年来对我工作的配合表示感谢。

       在撰写本书的过程中,我也清楚地意识到,在如此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在他身上以及他周围所发生的事情是如此之多——这些都值得追忆并准确地记录——因为有时候,人们只有在相隔一段距离远观时才能看清楚事情的重要性。我总是被一个事实所震惊,那就是这个充满野心并且总是对自己不满的少年是如何成长为世界体育界的一位最伟大的人物——特别是在他的品性几乎完全没有改变的情况下。罗杰·费德勒依然保持着谦逊的风度,并没有觉得自己是特殊人物。即便他做出了一些不被理解的决定,那也往往是他在意识到达到他为自己设立的至高目标的前提下所必须做出的抉择。

       就在费德勒以令人窒息的速度继续将历史写入更多的文件资料以及各种档案时,我还想感谢另一些帮助我完成此书的人。我特别想提到兰迪·沃克(Randy Walker),当他在美国网球协会工作时我就与他相识,他是新篇章出版社(New Chapter Press)出版该书英文版背后最大的推动力。他将热情注入这本书中,令我完全享受改写与更新的整个过程。

       我还要感谢在慕尼黑与苏黎世的庞度(Pendo)出版社,是他们的主动提议令我有了凭借这本书改变职业生涯的机会。我要感谢我采访过的很多人,他们不仅提供信息,而且愿意和我分享他们对罗杰的回忆与理解——特别是他的父母亲。我要感谢那些多年来在巡回赛中采访罗杰的国际以及瑞士媒体的同行们,他们描述并且指出他所取得成就的惊人之处,特别是对于瑞士这样一个小国来说。另外,我还要感谢来自男子职业网球协会ATP媒体公关部的尼科拉·阿扎尼(Nicola Arzani)和似乎永远都能够提供出很棒的数据及信息的格雷格·沙克(Greg Sharko)的宝贵帮助,以及国际网球联合会ITF的巴巴拉·特拉维斯(Barbara Travers)和尼克·艾米森(Nick Imison)。 

       我还要感谢Tamedia AG和我的老板弗雷迪·威斯坦(Fredy Wettstein),以及我在《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和《周日新闻报》(Sonntags-Zeitung)体育编辑部的同仁,是他们的帮助令我从一个新闻记者的角度陪伴费德勒的成长成为可能。我还要感谢我在纽约的好友约尔根·卡尔瓦(Jürgen Kalwa),曾经撰写过一本有关泰格·伍兹(Tiger Woods)的书的他为我提供了大量的写作窍门。我还要感谢我的姐姐简宁(Jeannine),他是第一个带着批判的眼光阅读手稿的人,并且提供给我很多富有价值的反馈意见。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我要感谢我的太太安妮(Eni)和我们的女儿杰西卡(Jessica)。对于她们来说,在一整个冬天面对我并不容易——因为我大部分时间都将自己关在一扇紧闭的房门后,并且深深地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