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在线咨询联系我们会员中心
位置:首页 > 球酷风采

《阿加西自传》连载之第十三章第一个大满贯冠军

作者:时间:2011-06-06 11:12:42浏览:

《阿加西自传》连载之(六)——第十三章(下)

 

  比赛后的第二周,我发现自己登上了《TENNIS》杂志的封面,封面上的我戴着奥克莉太阳镜,正在打出一记制胜球。这期杂志发行数个小时后,一辆运货卡车停在了我的单身公寓门口,于是我和温迪走到外面。“请在这里签名。”一个邮递员说。

  “这里面是什么?”

  “礼物,来自吉姆·简纳德的礼物,他是奥克莉的创始人。”

  卡车的货箱被打开,一辆红色的道奇蟒蛇跑车慢慢地被卸了下来。

  即使我丢掉了球技,我仍然可以推销商品,知道这一点感觉还真不错。

  我的排名直线下降,已经跌出了前10名。现在唯一能让我觉得自己在球场上还算胜任的赛场就是戴维斯杯赛的赛场了。在迈尔斯堡,我帮助美国队击败了捷克斯洛伐克队,在参加的两场比赛中均取得了胜利。除此之外,我只在太空陨石歼灭战里取得了进步。

  1992年法国公开赛的时候,我击败了皮特,这让我感觉不错。然后,我又遇到了库里埃,这次是在半决赛中。去年的记忆仍清晰可见,我的内心依然隐隐作痛。我又一次输了——被库里埃直落三盘轻取。又一次,库里埃在击败我后,蹬上他的跑鞋去慢跑了——与我比赛仍不能帮助他消耗掉足够的热量。

  我跌跌撞撞地来到佛罗里达,瘫倒在尼克的家里。待在那儿的那段时间,我一直都没有碰过我的网球拍。然后,在波利泰里尼学校的硬地球场进行了短暂的训练后,我又不情愿地和尼克一起飞往了温布尔顿。

  1992年的温布尔顿公开赛可谓名将云集、群星闪烁:有世界排名第一、两届大满贯冠军得主的库里埃,有实力越来越强的皮特,有比赛随心所欲、得心应手的斯蒂芬·埃德伯格。我是第12号种子选手,其实按照我近来的状态,我的排名应该更低的。

  在第一轮中,我和俄罗斯的安德雷·切斯诺科夫对决,比赛时我就像一个新手一样。我输掉了第一盘。我深受打击,沮丧中不禁开始咒骂自己,用恶毒的话攻击自己,裁判还因我说粗口而给了我警告。当时我真想冲过去冲他大骂“去你妈的、去你妈的、去你妈的”,但我没有那样做,而只是深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平静下来,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然后我做了让他们更为震惊的事情——我连续赢了三盘比赛。

  我进入了1/4决赛,对手是贝克尔。他在过去7年的温布尔顿公开赛中曾6次杀进决赛,这里的的确确就像他的主场、他的老巢一样。但是最近我接他的发球特别有心得。在延续两天的比赛中,在经过了五盘的激战后,我击败了他——慕尼黑的记忆,终于可以落幕了。

  在半决赛中,我的对手是曾获得过三次温布尔顿公开赛冠军的麦肯罗。他已经33岁,快要退役了,而且是非种子选手。鉴于他目前处于劣势地位,而他以前又取得过辉煌的成绩,球迷们都希望他能赢。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也希望他能赢,但是我直落三盘击败了他,杀进了决赛。

  我很期待能与皮特对决,但是他在半决赛时输给了来自克罗地亚的戈兰·伊万尼塞维奇,一个强大的发球机器。我以前曾经跟他打过两次比赛,每一次他都是不失一盘将我击垮,因此我明白皮特的感受,而且我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像他一样了。我根本就没有战胜他的可能。这就像一个中量级拳击运动员跟一个重量级拳击运动员比赛一样,唯一的悬念就是后者会将前者一拳击倒还是会凭借点数获胜。

  伊万尼塞维奇平时的发球就已经很强大了,而今天他的发球简直就是一种艺术。他对我左右开弓,不断轰出Ace球,怪兽才能达到他那样的发球速度——测速仪指针已指到了138英里/小时。但是,不仅仅是速度的问题,还有他发球的运行轨迹问题——这些球统统以75°角砸向场地。我尽量不介意,我对自己说:和他比赛,Ace球总会经常发生。每当他发出的球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时,我都默默告诉自己他不是每次都可以做到这样的,只要走到另一侧场地、做好准备就可以了,安德烈。这场比赛的胜负就系于那关键的几次二发上。

  他赢得了第一盘,7∶6。这一盘中我一次都没能破发成功。我集中精力,尽量让自己不去在意,深呼吸,保持耐心。这时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是不是要第四次在大满贯的决赛中铩羽而归?我暂时将这个想法放到一边。在第二盘中,伊万尼塞维奇接连失误,这使我有了可乘之机。我破发成功,拿下了第二盘,然后又赢得了第三盘。这反而让我感觉更糟糕了,因为我又一次距大满贯的冠军宝座只有一盘之遥了。

  在第四盘中,伊万尼塞维奇重整旗鼓并击败了我。我已经惹怒了这个克罗地亚人,他开始发威了。整个第四盘,他仅失几分。我们又陷入了这种局面。我似乎都知道明天头条新闻会是什么,它们会像我手中的球拍一样给我造成痛苦。第五盘开始的时候,我不停地跑动,以使我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我喃喃自语:你必须拿下,你不想输,起码这场比赛你不想输。你之所以在前三次大满贯决赛失败,是因为你对胜利的渴望还不够强烈。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你非常想赢,所以你要让伊万尼塞维奇和所有人知道你想赢。

  3∶3,我发球,破发点。这盘中,从开始到现在我都没能一发成功,但是现在,谢天谢地,我终于成功了。他将球回击到球场中央,我用反手将球击回,他切出了一记高球,我被迫后退两步调整位置。高压球是最好打的球之一。这也是我在大满贯赛事不断挣扎的一个缩影,因为它太简单了,我不喜欢太简单的事情。它就在那儿等着我去击打它——我要扣杀它吗?我挥了一下球拍,打出了一记教科书般的高压球,得到了这一分,并顺势保住了这个发球局。